經濟半小時:樓房外墻保溫材料百...

經濟半小時:樓房外墻保溫材料百姓知道多少

發表于? 2017-08-13 10:00:00 ??????被閱讀 ?


再問“防火墻”

主編:趙悅 記者:張嚴勝 康敬峰 攝像:白羽 沈焱

主持人:大家晚上好,歡迎收看《經濟半小時》。今年315晚會曝光了不合格外墻保溫材料,引發了行業地震。節目播出之后,當地有關部門對曝光的工地進行了執法檢查,對違規企業進行了查處。與此同時,南京、湖南、武漢等地都加大了外墻保溫材料的執法檢查力度,部分地區還提高了居民住宅使用外墻保溫材料的阻燃性能等級。這一次行業地震,對建筑建材業產生了怎樣的影響?記者首先在北京街頭做了一個小調查。

首先,對于樓房的外墻保溫材料,普通的老百姓到底知道多少,記者在北京的一些小區進行了隨機采訪。

記者:外墻的保溫材料您知道嗎?

小區居民A:這我不知道。

記者:您的房子外面有沒有?

小區居民B:我不怎么清楚,這個一般的,咱們就是住房的人,咱哪知道有沒有?

小區居民C:我看到一般是那個泡沫板。

記者:那個防火不防火,您知道嗎?

小區居民C:反正隔溫倒是隔溫。

小區居民D:保溫材料不就是那個混凝土上貼的那一層跟海綿似的

記者:那它防火不防火您知道嗎?

小區居民D:防火不防火,不太清楚。

記者:一般買房子你會考慮這個因素嗎?

小區居民D:現在買房就考慮到什么那個室內環境,小區環境什么的,這個防火一般不太考慮。

在記者采訪的近20位小區居民中,只有三四位居民了解小區的外墻保溫材料。可是一談起近期引起的多起火災險情,大多數都知道這和外墻材料有關。

記者:像你們這小區,它的外墻用的保溫材料是什么您知道嗎?

北京市民E:不知道。

記者:防火不防火呢?

北京市民E:肯定不防火,現在的保溫材料不外部竟著火的嗎?

北京市民F:肯定不防火,放心吧,要不你扒一塊兒試試。

記者:您也了解這個東西是吧?

北京市民F:原來施工時我看見過。肯定不是防火的。

主持人:在幾天前的節目中,記者調查了武漢市的建材市場,發現市場上充斥著不合格的保溫材料。一旦失火,整個樓房就會被這層可以燃燒的外衣所包圍。為了降低成本提高利潤,在這個產業鏈條上,幾乎每一個環節都在容忍這樣的消防隱患。這一問題被曝光后,是否引起了各方重視?是否進行了整改?記者在北京的建材城進行了走訪。

為了了解市場的情況,記者到了北京十里河建材市場,在專門銷售板材的市場里,記者見到銷售外墻保溫材料的商戶。

記者:擠塑板有沒有?

建材市場商戶:現在樣品還沒有,你是要B1級還是要B2級的?

記者:B1級。

建材市場商戶:只能訂做,315不報道了嗎,全國的樓房沒有一個合格的,說阻燃都不阻燃,從現在開始,逐漸的都得換,現在你只能說是訂。

建材市場商戶:防火這個沒有。

記者:這是普通的?

建材市場商戶:對,這是普通的,一點就著。

記者:能防火那種呢?

建材市場商戶:那種能防火的那種得訂貨,普通的進來的貨全部都是這個,那個價格又高,一般賣不好賣,除非查得嚴很少,查這個,那種得訂做,訂做得出來。那得十幾天出來。

B1級的保溫材料是難燃材料,B2級是可燃材料,這兩種材料都不是易燃材料,依照2009年公安部和住房城鄉建設部的規定,民用建筑外保溫材料的燃燒性能宜為A級,且不應低于B2級。然而記者在店鋪里看到,只是擺放了一些白色的泡沫板,還有少量的普通擠塑板樣品,這些都是不阻燃的保溫材料。整個建材市場找不到B1級和B2級的保溫板現貨,只能到廠家去訂做。

記者:B1有嗎?

建材市場商戶:這里沒有,防火的都得訂。B1的基本上找不到。一般達到B2就不錯了,別再往上想了。

記者:庫里是B2,還是普通的?

建材市場商戶:普通的,達到B2只能說在那個監測報告上給你動一下。

記者:現在沒有?

建材市場商戶:嗯。這個也訂不著了。訂不著我們這個廠子不好干,不做了。

商戶們告訴記者,這些普通擠塑板生產廠家基本上都在河北,由于B2級以上的擠塑板價格高,除非是大型工程,不然沒人用,所以生產保溫材料的工廠一直沒多少庫存,市場上自然看不到阻燃保溫擠塑板的身影。

記者:普通的隨時都能拉?

建材市場商戶:普通隨時都有。

記者:還有便宜的嗎?

建材市場商戶:便宜的有薄的。

記者:薄的,泡沫板,就是普通泡沫板,那個多少錢?

建材市場商戶:那個兩米一米,那一張五公分合十塊錢。就阻燃的用的少,現在用的都是普通的,

那些商戶告訴記者,阻燃的保溫材料在生產時要加入阻燃劑,工藝比較復雜,價格一般都在800多元一立方米,而普通的擠塑板每立方米只要300多元,價格相差了一倍多,有些施工單位為了節省成本,甚至使用易燃的白色泡沫板來做外墻的保溫材料。

建材市場商戶:B1級的合800元一個立方,五公分厚的,B2級的合500多,B2級的550元,這種火滅了它也著,冒黑煙。

記者:那種合多少錢?

建材市場商戶:那種合300多元。

解說:為了讓記者購買普通的不防火的擠塑板,那些商戶還給記者出了很多主意,用來逃避檢查。

建材市場商戶:重點的地方用點防火的,不重點的地方只是隔音用點那個。

其中一家商戶不僅賣各種外墻保溫材料,還提供施工服務,他告訴記者,原來他曾經做過不少的外墻保溫施工,導致施工單位使用易燃的保溫材料,歸根結底就是成本。

建材市場商戶:主要是甲方不出那么多錢,說實話,我一開始就是做外墻的,它投標,投60多塊錢一平米,70塊錢一平方米,夠什么,工人工資20多,再加上網的5塊錢,再加砂漿,再加材料又得30多塊錢,40塊錢,沒錢了,還是普通的。

那位這位商戶告訴記者,建筑市場惡性競爭非常普遍,在招投標的時候,互相壓價,導致外墻保溫的費用非常低,如果使用阻燃的保溫材料,施工單位就要賠本,要想有利潤只能降低保溫材料的成本。

建材市場商戶:你最后他還壓著5%的保證金,你算算錢,沒錢賺,所以說他不得不降低成本,有的他還用白的,達不到溶度,說溶度20公斤用別的打到15公斤,就是那種白泡沫板,15,12的。

主持人:從幾十塊一平米到3.5元一平米,建筑保溫材料價格上的巨大差異,也讓我們看到其消防性能上的巨大差異。對于普通消費者來說,住房的建筑質量特別是安全性,理所當然是最基本的指標。然而近一段時間的火災險情,卻把這個最基本的指標推到了風口浪尖。那么,這些不阻燃的建筑材料危害到底有多大,我們來回顧一下此前315曝光的始末。

近年來,建筑材料能不能防火,成為消費者最關心的產品質量問題之一,全國各地發生多起由建筑外墻保溫材料引發的重大火災,讓人們對于自己居住的住宅有些擔憂。在今年的315晚會上,記者對武漢的一個在建小區進行了調查。

在湖北省武漢市江漢區的一個在建小區,工人們正在緊張地進行外墻保溫施工。記者發現,他們施工采用的是一種叫做擠塑板的保溫材料。

記者:這防火不防火這個

施工人員:一點就著,著得厲害

施工人員:肯定不防火

看到記者有些疑惑,有位工人隨手拿起一塊擠塑板,沒想到,這種保溫材料,一點就著。

施工人員:打火機離開了還著著呢

施工人員:不防火,保溫的,保溫不防火

記者撿了一塊廢棄的邊角料試著點了一下,這種名叫擠塑板的保溫材料不僅易燃,燃燒的速度也很快,伴隨著滾滾黑煙不斷有燃燒物滴落。

在一棟大樓的三層,工人們在進行保溫施工的同時,還有人在操作電焊機,飛濺的火花不時落在剛剛安裝好的擠塑板上,讓人不禁捏了一把冷汗,對于這樣的施工,工人們則是早已習以為常了。

施工人員:這個燒不著的,火星子掉上面沒事

施工人員:地下不要有易燃的東西就可以,其實沒有什么大事

不僅是擠塑板,在315期間,另一種建筑材料-----彩鋼板也走進記者的視線。馬先生是江西省南昌市一家建筑安裝公司的老板,從事彩鋼板建筑安裝業務多年。馬老板所說的那種燃燒起來能產生黑煙的材料就是彩鋼板。彩鋼板中間的夾心材料分為完全不燃燒的無機材料和燃燒性能不一的有機材料兩種,其代表性的材料分別有巖棉、聚氨酯和聚苯乙烯泡沫。馬老板說,聚苯乙烯泡沫的抗燃燒性能在所有的材料中是比較差的,點燃以后一般都會越燒越厲害。

馬老板:這個東西基本上完全不防火。你看這個煙,完全不防火嘛。

馬老板告訴記者,正是這種抗燃燒性能最差的聚苯乙烯泡沫彩鋼板,卻是目前市場上運用最多,最為主流的材料,占據了彩鋼板市場的大半江山。

位于南昌市濱河大道上的江西省裝潢建材市場是江西省內最大的建筑材料市場,那里的建筑材料不僅滿足了本省絕大多數的需要,記者在整個市場逛了一圈,找到了一家正在卸貨的彩鋼板銷售店鋪,其整車的彩鋼板夾心材料采用的正是這種白色顆粒狀的聚苯乙烯泡沫。

記者:這東西有沒有防火標準啊?

銷售店鋪員工:這鐵皮本身防火的。

記者:這里面夾的這層呢?

銷售店鋪員工:里面是泡沫嘛。

記者:這有沒有驗收的問題啊?

銷售店鋪員工:這不存在,這廠房都用這種,廠房隔斷,90%的都用這種。

按照那位正在卸貨的老板的說法,彩鋼板材料不存在消防標準的問題。實際上,在國家質量監督檢驗檢疫總局和國家建設部聯合頒布的國家標準——《潔凈廠房設計規范》中明確要求:潔凈室的頂棚和壁板,包括夾心材料,應采用不燃燒體,且不得采用有機復合材料。而聚苯乙烯泡沫正是一種抗燃燒性能極差的有機材料。關于這一點,彩鋼板的經銷商們其實心知肚明。

經銷商:這就是泡沫板,這個消防過不了關的,這個燒起來也很臭你看。我們這個就是這樣的,這個泡沫的就沒有防火檢測報告,我告訴你,沒有防火檢測報告,你像那種的(巖棉)就可以出具防火檢測報告。

記者:為什么呢?

經銷商:那它本身不防火我怎么給你出具報告呢。

記者在南昌調查期間走訪了多家的彩鋼板銷售商和安裝企業,結果發現,真正按照《潔凈廠房設計規范》的要求使用無機材料作為夾心板的工程可以說少之又少。這一點,和業內的知情人馬先生告訴記者的情況基本吻合。

馬先生:江西你像大多數,應該是百分之七八十吧,不完全統計,應該是都用這個泡沫板的,但是呢,在著火也著過,你像南昌制藥廠,每年呢,江西可能都有個一兩家吧,應該因為這個,也不能說完全是彩鋼板的原因,因為各方面的原因導致彩鋼板著火。

主持人:從剛才的節目中可以看出,大量易燃的保溫材料、彩鋼板等建筑材料由于成本低,長期占據著建筑市場的主流,這給住宅的消防安全帶來了極大的隱患。盡管事故頻發,然而在采訪中記者發現,讓已經形成產業規模的易燃、可燃建筑材料在短時間內退出市場,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主持人:3月29日,由建設部等部委牽頭組織了第七屆國際綠色建筑和建筑節能大會。一些國內知名的建筑建材商都出席了大會。對于近期各地針對墻體保溫材料越來越嚴厲的監管措施,很多建筑、建材企業都表示出一種憂慮,因為新的規則讓大多數企業難以快速轉型。在他們看來,防火和保溫是魚與熊掌難以兼得的事情。

在住房和城鄉建設部、科技部、財政部等共同主辦的第七屆國際綠色建筑與建筑節能大會上,幾家外墻保溫的展廳里,前來參觀采購的人特別多,防火性能也成了采購商們考慮的首要問題。

觀展人員:消防部門出來的這個文件,對這方面防火性能要求很嚴,我們想了解,目前現在如果是這么防火,要求那么高,A級防火保溫材料,目前市場上有哪些。

龍先生 經銷商

龍先生:我是經銷商,也是想借助這個展會的平臺,對這個產品更多的一些了解。

龍先生做外墻保溫生意十多年了,他告訴記者,雖然外墻保溫的品種推陳出新,越來越有科技含量,但是,好的產品一直很難吸引采購商。

龍先生:國內的聚苯板也就是幾百塊錢,三百塊錢。但是你比方說陶氏的,它一般的產品也得到1200塊錢左右,所以貴三到四倍。

正是這3到4倍的差別,使得阻燃性能好的保溫材料難覓蹤跡,說起這個現實,我們遇到的參展代表黃振利特別無奈,值得注意的是,黃振利是2004年中國外墻外保溫應用技術規程編制組的成員,也是國內最早的防火等級評價標準起草人之一。

黃振利 北京攝利節能環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

黃振利:目前惡性競爭,低價位競爭的問題,就是誰便宜,哪個便宜就用哪個,你來投標我減一點兒,他投標又價格低一點兒。價格不斷的往下壓低,就不斷的減掉這個防火構造,減掉到防火指標,所以導致低價位惡性競爭,導致了防火功能的缺失。

黃振利告訴記者,由于這些防火性能低劣的產品長期低價沖擊市場,本來正常情況下10多層的外墻保溫材料,到最后只剩保溫板和隔熱網了,這自然起不到阻燃的效果,此外在發生火災的時候,這種低價位的保溫板,還會起到加速火勢蔓延的反作用。

黃振利:這個保溫板迅速的收縮了,一收縮以后就成空腔了,引發著火的時候它是一個拔火罐的作用,它很迅速的就能夠把熱空氣,就能夠從下通上去。從上面著火的時候,很迅速能夠流下來。所以就形成一個什么呢?就是煙囪的效應,

針對目前市場上存在的低價競爭行為,北京市建筑設計研究院教授級高工馮葆純給了記者一個提價的建議。

馮葆純 北京市建筑設計研究院教授級高工

馮葆純:把造價應該提高,而不是降低。

記者:為什么這樣呢?

馮葆純:現在由于競爭的結果,原來在我做的時候,差不多100塊錢一平米,現在降到50、60塊錢,物價還在漲,人工也在漲,怎么會東西便宜呢,只有質量不好只有在質量上找錢了。

馮葆純告訴記者,廉價的外墻保溫材料是火災發生的原因之一,除了這個因素,建材行業的標準相對滯后也不容忽視。

馮葆純:為什么說這事呢?已經是著過火了,可是像我說的這一類的問題,,,并沒有形成條文,我說這意思,也就是144得修改,就這個規范修改的過程,現在還沒出。

馮葆純所說的144號文件,就是中國唯一的一部外墻外保溫行業規范就是《外墻外保溫工程技術規程》,它發布于2005年,數年過去,城市的大樓越來越高,材料越來越新,修訂這個技術規范的呼聲也越來越強,

馮葆純:你新材料和它怎么結合,新技術和這個東西結合,國家應該及時來調整把這些東西做好,這樣你才能叫與時俱進,你不調整,在那擺著,那行嗎?

加快完善外墻保溫材料標準的制定對建材行業來說無疑是頭等大事,不過在采訪中,幾乎所有制造商都表示,近期由于火災事故頻發,各部門針對外墻保溫材料的暫行規范越來越嚴,有些甚至讓企業難以承受。原本依照2009年公安部和住房城鄉建設部的規定,民用建筑外保溫材料的燃燒性能宜為A級,且不應低于B2級。A級是指不燃材料,B2級是指可燃材料。可燃材料不同于易燃材料,在短時間內能阻擋小火焰轟擊而無明顯火焰傳播;即便被點燃,燃燒速度也相對緩慢。然而近期公安部門下發新的通知,表示在新標準發布前,從嚴執行規范,民用建筑外保溫材料要采用燃燒性能為A級的材料。

黃振利:目前我們國家所有的A級的保溫材料的生產能力加起來,不夠一個城市用,

走訪了一圈參展建材企業代表,記者得知,在目前的科技水平下,生產A級的保溫材料,防火性能上去了,可保溫性能會大幅降低,在北方地區難以做到保溫御寒。

黃振利:即便是全力以赴的去開足了馬力去建設這個A級的保溫材料生產廠,也要三五年以后才有可能滿足市場的需求。

黃振利告訴記者,其實中國的外墻保溫材料在技術等級上不遜于國際上任何國家,國際上也普遍采用B級保溫材料做外墻保溫,對保溫材料的監管差別在于產品標準的細化程度。

黃振利:你像德國吧,它是22米,美國23米,日本27米,英國19米,就是它們在這個高度以下,是允許聚苯板表面薄抹灰的構造的應用。如果再往高處的時候,那就要加強防火構造了。

按照黃振利的說法,下一步標準完善之后,加大執法檢查力度也是解決問題的核心。在315晚會上我們就曾看到,在武漢市兩個在建小區的使用了易燃的擠塑板,可監理部門卻視而不見。

侯剛 湖北省武漢華立建設監理有限公司項目監理部總監

侯剛:哪個保溫的板子都不防火 這不是實話嗎,這個東西,反正人家報告提供給我們了 都是合格的

記者:監理他們過來都知道這是不防火的?

施工人員:對 就只有這個隔熱保溫,這個是隔熱保溫的,它肯定是不防火的

工程結束后的驗收環節,對于施工單位來說也不是什么難事。就這樣,一塊塊易燃的保溫板就被貼到了我們身邊的建筑外墻上,在給建筑物穿上保暖外衣的同時,也埋下了安全的隱患。

對于進一加強監管的舉措,黃振利和馮葆純告訴記者,國外有一些經驗值得借鑒。

黃振利:國外它是這樣,你要是做了這個防火標準不高的這種做法,那保險公司不予受理,不予理賠,保險公司不給保險的時候,開發商他就,業主就不愿意去采用這種技術,它是用市場來調節的。

馮葆純:在國外,國外是廠家負責,但是這廠家是終身負責,我們現在也就是說做兩工程,報什么不干了,停業了,以后就沒人負責了,所以出現這些問題。

主持人:要防火還是要保溫?這本來是一棟合格建筑物的基本要求,但是目前卻成了魚與熊掌難以兼得的事情。在目擊了一連串的事實之后,我們譴責不負責任的廠家、經銷商、不負責任的建筑商和工程監理;同時我們更應該思考,我們該怎樣重建建材市場的安全規范和誠信自律?目前北京市的房價已經超過每平方米2萬元,全國各地的房價也處于歷史高位。在高房價的面前,建筑商卻為了節約成本而拼命壓低建材價格,不按國家標準使用建筑材料;面對這種危及生命安全的隱患,我們需要有更有效的監管措施,來為我們的住房建起一道安全的防火墻。其實我們每個人都是社會的一個細胞,每個人的行為都在影響著社會的秩序,我們期待每個人的自律與誠信,期待這個市場的健康和有序。今天的節目就到這里,感謝您的收看。


  • 加盟 趙經理13700840931
  • 銷售經理13700840931
  • 客服經理13700840931
  • 工廠聯系人13700840931
歡迎在線咨詢
年香港六合彩开奖结果